你现在的位置:中国津市网 -> 津市文化 -> 文史研究 -> 内容阅读
嘉山孟姜女
  来源:  时间:2012-07-24 17:27:21   作者: 字体: 【    】 

  气势磅礴,风光奇绝的武陵山脉自西而东横亘整个湘西。其余脉在洞庭湖西边广阔的平原上一路逶迤绵延,有如撒下一连串省略号。座落在湖南省津市市境内的嘉山,就是这串省略号中的一个小点。

  委实说来,嘉山其貌不扬。她既无壁立千仞、峰插九霄的雄伟挺拔,也无飞瀑流泉、奇花异石的优雅瑰丽。她的重要只是因为与一个流传万古而不朽的神奇美丽的传说紧密相联。这个传说就是孟姜女哭长城。

  据清同治年间《直隶澧州志》载:“贞烈祠在州(澧州州治,今津市市新洲镇。作者注)东二里,祀秦孟姜女。明嘉靖时知州汪倬,巡抚林大辂命增修,匾其祠曰贞烈,堂曰百炼。尚书李如圭有记。兵变毁,今存嘉山望夫台,庙二进六间,州民不时谒,每岁春秋二仲,官亲至祭。”

  这段文字所提供的信息是很多的。它记载了孟姜女所处的朝代为秦代,供奉孟姜女祀庙的方位、规模,祠堂的名称以及为谁所修。从这段文字当中,我们还可以看到明代从官员到百姓都是非常信奉孟姜女的。这里,我们还要特别注重“增修”二字。这表明,在明代以前,嘉山就有孟姜女庙,只是因为年代久远,祀庙已然破败,嘉靖时州官予以修缮,并在原有的基础上扩大了规模。

  李如圭,澧州人,明弘治进士,先后任嘉靖工部、户部尚书。林大辂命汪倬增修孟姜女祀庙,视为当时盛事,特请李作《贞烈祠记》。文中备载孟姜女不畏险阻,万里寻夫的感人事迹。“澧治东北二里许,有贞烈祠,祀秦节妇孟姜女也。按《澧州志》载,秦时州有孟姜女者,适范郎。因始皇筑长城,范郎往供役。姜女于州嘉山之顶筑台以望,久而不归,乃不惮险远,亲往长城寻觅。今望夫台遗址尚存。台旁有小竹,其叶破碎如线,相传姜女望夫时以针刺划成条,至今遂为种类。山下有江,江边有石四方,各尺许,光明可照,传为姜女镜石。自秦历今,千余年,澧人称诵不衰,往往形之歌咏。……至同官县,始知姜女果至长城,获范郎骸骨,负之归,行至延安府宜郡县地方,渴甚,不得饮,泣,其地为泉涌出,后人名为泪泉,今存,抵同官而卒。……”

  文中不仅记述了孟姜女思夫寻夫,负骨返乡,途中饥渴疲累而亡,时人感动敬仰,“称诵不衰”,“形之歌咏”等事,而且记述了当时与孟姜女相关的“剌竹”、“镜石”等民间传说。值得注意的是,文中所提到的《澧州志》与《直隶澧州志》是不同时代的地方志。李如圭为明代弘治、嘉靖间人,那么,《澧州志》所产生的年代,当在明弘治之前,这再次证明,嘉山孟姜女传说远在明代以前就已在民间流传了。

  笔者至今恨不得见《澧州志》,无从知道《澧州志》是如何记载嘉山孟姜女的。历史上是否真有孟姜女其人?若真有,孟姜女是哪里人?《直隶澧州志》中载,孟姜女为澧州人,死在同官。据查,同官即今铜川市,明代属陕西耀州。据《耀州志卷三建置·同官祠祀》载:“孟姜女者,澧州人也。其夫姓范氏,亡其名,人称曰范郎。秦始皇时,范郎役长城下,久不归,人言生死不可知,姜乃自往长城下,问其夫所生。人曰:秦法役者死,辄填城土中,死者如麻,独尔夫者?于是孟姜乃往来城下,哭昼夜不绝。久之城从哭处崩,见崩土骨出,又多不可辨。孟姜又哭祈曰:妾愿以指血试骨,是妾夫血即入,非妾夫不入。已而果遇血入骨者,乃信范郎也。则又抱其骨伏地哭。已乃负其骨归,历数千里,至同官金山岩下,力因竭,饥渴死。同官人因就岩下为祠,即其骸塑像祀之。”

  《耀州志》所载与《直隶澧州志》大至相同。不同者为《耀州志》对哭崩长城、沥血试骨记载更为详细。其他载有嘉山孟姜女传说的典籍还有《古今图书集成》和《孟姜山志》。

  《古今图书集成·职方典》第一千二百二十四卷中“嘉山”条云:“在州东南三十里新州镇,俗传有望夫台,孟姜女望范郎处,山下江边有镜石……”。

  《孟姜山志》卷八载有晋代卓云撰写的《孟姜故宅碑》:“云家世居,孟姜山之阳,去孟姜故里仅里许,自汉以来,传有孟姜女。传云:孟姜,秦黔中郡人,于今为武陵郡。母家澧水之东。宅前有陂泽,岁收鱼千担。……长适澧阴范忠,字荩臣,家翠麓之阳。翠麓在孟姜母宅南十里,今孟姜山是也。……”

  从《孟姜山志》我们得知,嘉山至少在晋代以前抑或在秦代以前名翠麓山,自孟姜女传说产生后改称孟姜山。而据《直隶澧州志》,明嘉靖时,李如圭上书皇帝,嘉奖表彰孟姜女之贞烈,改孟姜山名为嘉山。孟姜故宅碑碑文中对孟姜女的生平事迹,尤其是思夫寻夫、哭崩长城、负骨返乡等民间传说记述甚为详尽。据此,我们推知,远在晋代以前,嘉山孟姜女传说即已在民间流传。

  1984年,国家文物事业管理局主编的《中国名胜词典》载:“嘉山,一名孟姜山,在湖南澧县城东20公里。山势自西南蜿蜓而来,至此屹然而止。澧水环流于下。山下旧有孟姜女祠,前有望夫台,侧有镜石,传为孟姜女遗迹,并传山麓有孟姜女故居。嘉山产“绣竹”(或名刺竹),叶细如缕,宛如丝线状,传为孟姜女思念其夫时所作的刺绣变成。清同治《澧州志》载有孟姜女寻夫故事。”

  以上典籍所载言之凿凿,给人以嘉山孟姜女传说实有其人,实有其事的感觉。而与之相对应的民间传说更是千姿百态,丰富多彩。

  1986年,湖南省文化厅曾组织专家、学者和部分文化干部,对湖南省民间文学进行普查,嘉山孟姜女传说被列为重点普查项目。这次普查搜集整理了大量文字资料,有姜女爹爹姜员外跟一个姓孟的老庚酒后打赌,输了一半女儿给孟老倌,所以姜女改姓孟姜,至今澧州人还喜欢认干女儿的;有孟姜女到池塘洗澡,被从长城逃役而来的范喜郎看见,因女孩子的胴体被哪个男人看见就要嫁给哪个男人,两人一见钟情,结为连理的;有丈夫服长城役后,孟姜女于孟姜山之顶筑台而望,台石上至今留有两个脚印的;有孟姜女寻夫到长城后,怜民工挑担辛苦,以五色丝线系于肩上的扁担,而使重担轻若无物,后被秦始皇发现收去作了赶山鞭的;有嘉山之下的堤垸形似脚盆,乃是孟姜女寻夫出发时坐于一脚盆之内横渡洞庭湖,途遇鲤鱼精兴风作浪,被从天而降的神龙降服,救了孟姜女,所坐脚盆漂回嘉山之下,沉入水底变成了孟姜垸的;有孟姜女嘉山望夫,恨竹叶阻其视线,乃以手中绣花针刺划竹叶,使竹叶破碎如丝线,遂至成种的;有孟姜女寻夫渡湖,脚盆翻沉,落入水中的孟姜女被一群鲫鱼救起,至今这种红嘴红翅红尾巴肉细味香的大个头鲫鱼叫做孟姜鲫的;有秦始皇拿赶山鞭一挥,将眼前的一座山赶过黄河长江,飞越八百里洞庭后降落在孟姜女故乡变为嘉山的;有孟姜女儿时在嘉山脚下的澧水边时常梳洗,以石为镜,石遂名为镜石的;有孟姜女望夫不归,心怀愁恨,以手抓石,石留爪痕,石名恨石的。说来也怪,现存嘉山上的小竹,其叶纷披如丝,藏于贞烈祠中的恨石,遍布园弧形的印痕,有如指甲掐出,着实令人感到神奇。这些传说,大多带有神话色彩。一方面穿凿附会成份较多,不足为据,另一方面,也反映了民间对孟姜女的敬仰喜爱。

  不仅如此,嘉山孟姜女传说还植根于民俗之上,又融入到民俗之中,历千百年历史沧桑,与原有的楚文化相互渗透,相互影响,逐步孕育出以嘉山孟姜女传说为核心的“傩”文化,从而形成了嘉山孟姜女传说流传区域内特有的民俗风情。据贾国辉、袁铁坚、杜坪、巫瑞书所撰《湖南孟姜女调查报告》记述,旧时湘西北山区百姓缺医少药,人有病痛即请巫师禳灾,俗称“还傩愿”。还傩愿时,大多要演唱《姜女下池》。所谓“姜女不到愿不了,姜女一到愿勾销”。在湘西北的澧县、津市、临澧、桃源、慈利、石门等县市,还流行一种古老的“渡关”习俗。男孩满十二岁时,要请巫师“渡关”,表示这孩子已经成人,这也是较为普遍的“还傩愿”的风俗习惯之一。“渡关”有一套繁锁的仪式,从讨百家米开始,到唱《姜女下池》以及“勾愿”结束,历时长达半年之久(举行仪式时间一般为三天,准备工作则在半年前就做起)。从清代嘉庆年间至解放前夕,湘西、湘北的部分地区还流行过“游傩”的风习,嘉庆《巴陵县志》载:“今邑中又有傩案,刻木肖像为神甚多。乡村聚众而居者轮年供奉一岁而迁,名曰坐案……岁首有游傩之戏,秋成有钞化之事。”游傩和还傩愿大多要唱《孟姜女》。从正月初一至十五间,由演唱者二人,一扮土地公公,一扮土地婆婆,各村各户去演出,内容多为恭贺新禧之类的赞词、颂词,也有演唱姜女寻夫的。除禳灾祈福还愿之外,还有祈蚕、庆庙、贺婚、求子、祝寿、度节等许多民间习俗都与嘉山孟姜女传说有关。如《孟姜山志》卷三“风俗志”载,正月十五日“谒孟姜祠,祈蚕”。每年新春正月,当地妇女络绎不绝地涌向姜女祠,虔诚地祈求姜女娘娘保佑她们蚕茧丰收。又如中秋节,据载,明清以来澧州一带,中秋之夜“击鼓赛神,歌迎神送神之曲。于是秋风萧瑟,砧杵凄清,闾巷皆讴吟孟姜女之事。其讴唱谣曲有云:孟姜女,梦魂不到关山难,孟姜女,金支翠旗光有无。悲莫悲兮生别离,乐莫乐兮新相知。又如农历六月初六日,相传为孟姜女生日。每到这一天,家家户户都要把被褥棉絮,四季衣物拿到太阳底下曝晒。同时,还要到姜女娘娘庙焚香朝拜。这些习俗,与百姓的日常生活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变成了老百姓不可或缺的生活内容。

  在此基础上,以嘉山孟姜女传说为题材的文艺创作也是历久弥盛,浩如烟海。我们所能见到的最早的文艺作品是明清文人嘉山吊古诗词。数百首诗词大多感叹孟姜女的不幸身世,称颂孟姜女的忠贞节烈,鞭挞秦始皇的暴戾无道,。如明代刘崇文的《姜女祠有感》:“祠古名犹著,年深事不谋。兰芬桑梓地,霜老塞垣阿。莫教疑镜竹,且自酹庭莎。鸣鹅江空夜,魂归感慨多。”又如明代李如圭的《嘉山孟姜女祠》:“烈女何年失所天?哀号矢死未亡前。声声彻骨城倾堵,点点伤心地涌泉。黄壤无情迷梦蝶,青山有意怨啼鹃。杞梁久已同枯草,尚托清风入汗编。”又如清代陶澍的《嘉山怀古》:“嬴政苦不道,耀武北筑城。暴师断地脉,起洮连东瀛。……长城今故在,徽号久非秦。不及此山石,长留贞烈名。”近年来,一大批散文、歌曲、戏剧、小品相继问世。较有影响的有杨汇泉的散文《冷落的嘉山佳境》,谭兴烈的散文《姜女·湘女·神女》、王泸的电视连续剧本《孟姜女》,谭兴烈的民间故事剧《嘉山孟姜女》和歌舞剧《秦时明月》,贾开志作词、胡正香谱曲的歌曲《孟姜女》等。此外,民间自编自导自演的戏剧小品更是多如牛毛,实难备述。

  提升到学术层面的研究文章也不少。早在1927年,历史学家顾颉刚就撰文专门研究了孟姜女传说。2001年,民俗专家学者巫瑞书撰写了孟姜女传说的论文,准备参加国际民间叙事文学墨尔本学术讨论会,后因故未能成行。2004年,谭兴烈撰写了《沅澧傩戏初探》,从戏剧的角度讨论了孟姜女文化现象产生的根源和对民间文学发展的影响。笔者以为,对嘉山孟姜女传说的理论研究还远远不够。嘉山孟姜女传说起源年代很早,这可从秦汉时期嘉山称为孟姜山得到证实;嘉山孟姜女流传久远,自秦以降,流传至今,历2000余年;嘉山孟姜女传说流传地域广阔,以湘西北澧水流域一带为中心,辐射扩散至湖南大部分地区,湖北、四川、云南、贵州的部分地区,远至日本和东南亚;以嘉山孟姜女传说为基本素材的文学艺术作品很多,从民谣到诗歌,从散文到戏曲,书法、绘画、雕刻等多种文学艺术门类都可找到嘉山孟姜女传说的影子;嘉山孟姜女传说与流传区域内原有的本土文化,特别是楚文化中的巫文化相互影响、相互渗透、相互融合,形成了以孟姜女为傩神的具有浓郁地方色彩的傩文化;与嘉山孟姜女传说相关的文物古迹较多,如贞烈祠、望夫塔、相思竹、百步磴、镜石、恨石等;嘉山孟姜女传说以其特有的历史价值、文学艺术价值、学术价值和旅游价值,成为中国文化大花园中的一朵奇葩。所有这一切,难道不值得我们细心保护和深入研究吗?

  漫步嘉山,你仿佛能看到孟姜女那坚毅而美丽的面容,能听见孟姜女那温婉而哀怨的声音。你抚摸相思竹能生相思情,你观赏恨石能生怨恨心。她的神韵能穿透你周身的每一个细胞,直入你灵魂的深处。嘉山孟姜女传说是一部尘封的书,是一幅凄美的画,是一首哀婉的诗,是一曲动人的歌。它以一个弱女子惊天地泣鬼神的壮举而激励百代,传颂千秋。

[编辑:js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