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中国津市网 -> 新闻中心 -> 外眼看津市 -> 内容阅读
常德日报:永不消逝的霞光
——  追记津市市城投公司干部宋叔霞
  来源:  时间:2015-04-16 09:52:12   作者: 字体: 【    】 

 □本报记者 侯碧海

“在我的记忆中,爸爸上班总是不分工作日和节假日,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地骑着自行车在工地上奔波。但我怎么也没想到,我竟然在不知不觉间就失去他了!我多么希望,他还能像往常一样,教我做人的道理;我多么希望,他还能像往常一样,给我一个灿烂的笑容;我多么希望,他还能像往常一样,跟我和妈妈说说话,哪怕只是说一句‘我去工地了’……”

  3月31日,午夜时分,在湖南宁乡工作的宋玲玲呆坐窗前,聆听夜风轻拂窗户发出的声音,细数着与父亲相聚和离别的日子,含泪写下了以上一段揪心的文字,深切悼念她敬爱的父亲宋叔霞!

  宋叔霞,1959年出生在澧县车溪公社一个农民家庭,1980年从长沙交通学校毕业后分配到津市工作,先后在该市市政处、建设局、城管局、开发区、城投公司工作,兼非税局党支部书记。2014年11月6日,宋叔霞因积劳成疾,倒在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离开了他心爱的女儿、相濡以沫的妻子,和他孜孜以求的事业。

  清明前夕,记者专门走访了宋叔霞生前的工作单位和工作地,曾和他朝夕相处的同事及相关人员向记者讲述了宋叔霞的一些故事……

  “一辆单车,陪伴了他17年”

  在津市,宋叔霞给人最深的印象就是艰苦朴素、清正廉洁。他的妻子说:“一辆单车,陪伴了他17年!”

  故事还得从1992年说起,那一年,任津市市市政处主任的宋叔霞带领单位开拓市场,承建了株洲市开发区的一段道路施工工程。在组织施工中,单位购买了一辆永久牌自行车给他做代步工具。施工结束后,他将这辆自行车带回了津市,平常工作时骑行在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的各个施工现场。1998年,在他从市政处主任调任建设局任分管城建工作的副局长时,他又把这辆自行车从市政处“骑”到了建设局。接任他主任位置的同事还清楚地记得,宋叔霞走时,硬是自掏腰包向市政处购下了这辆自行车。此后,他还骑着这辆自行车先后进了城管局、开发区。直到2008年夏天,他在开发区野外作业时不慎丢失为止,这辆自行车陪他度过了17年。正是因为他总是骑着自行车上下班,骑着自行车奔走于各施工现场,认识他的人都喜欢称他“单车干部”。

  这辆自行车不仅方便了宋叔霞的工作,有时还成了他的监管“工具”。据一位建筑工人回忆,在津市北大沟改造期间,宋叔霞负责工程监管工作,坚持自己早上七点半到工地,要求工人八点准时施工,下午六点与大家同时下班。有一次到了下班时间,工人师傅没见着宋叔霞本人,但看见他的自行车还远远地立在那儿,知道他还没走,谁也没敢提下班的事,直到他在工地的某个角落出现。

  “从没见过像老宋这样严格的人”

  承建津市城市基础设施工程的企业负责人大都惧怕宋叔霞。原因很简单,因为宋叔霞“业务精通,质量上要求严格,不好糊弄”。因此,有人背地里叫他“铁面监工”。

   在修建新城路时,宋叔霞发现基数的碾压超过了10厘米,当即要求严格按工程图纸返工。当时在场的施工负责人觉得既然已辗压好了,问题也不大,就请宋叔霞放过一马,遭到宋叔霞的断然拒绝。施工人员无可奈何,只好返工,直到路基达标为止。

  园区第一条道路龙岗路修建时,工程部的两名工作人员认为工程开工了,有监理公司代管,施工方按图纸、按规范施工就行了,他们可以不用每天跑工地。但宋叔霞却坚持,全程管理、跟踪服务才是一个建设工作者的本分,好的管理才能造就好的工程。于是,他每天呆在工地上,时刻注意工程进度,及时发现并指出存在的问题。施工方负责人感叹道:“我们搞工程到现在,从没见过像老宋这样严格的人。”

  开发区有条道路施工时,宋叔霞发现工程质量达不到要求,施工方有偷工减料的嫌疑,便勒令返工,但施工方就是不听。没有办法,他只好用自己的身体堵在铲车前面,阻止继续施工。施工方被逼无奈,承诺今后一定严格执行施工规范、确保工程质量,但还是不打算对问题路段返工。宋叔霞只好再“霸蛮”一次,把电给断了。最后,施工方不得不按要求返工,再也不敢打偷工减料的主意了。

  正因为他的严格管理,他所监管的工程常常被同行和上级主管部门视为样板工程。

  “国家的钱,一分也不能打水漂”

  农民出身、一生崇尚俭朴的宋叔霞,不管什么时候,都把“公家的钱”看得很重,生怕浪费一分。有人质问他:“又不是花你自己的钱,何必这么抠门?”他义正言辞地反驳:“国家的钱,一分也不能打水漂!”

  宋叔霞签字的每一个项目资料都认真审核,施工方上报的资料,哪怕只有一包水泥、一吨卵石的出入,他都要查明原因了才签字。即便是堰塘清淤,为了把水底下的工程量搞清楚,他每次都用竹竿多处探底,再认真进行测算,从来不搞“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胥家湖道路改造工程完工后,施工方报来竣工资料要宋叔霞签字。他认真审查后,发现一些用工用料与自己平时登记的台账有出入,记录的价格也不实际,便退回修改。如此再三,竣工资料一共修改了10次,直到他认为没有一丁点儿“水分”了,才签字认可。

  打铁还需自身硬。十分“抠门”的宋叔霞,尽管得罪了不少人,但他“不沾公家一分钱”,别人想整他也毫无办法,相反对他充满了敬畏。他常说,“公是公,私是私,占了一点点便宜都说不起话。”从市政处、建设局到城管局、开发区,再到城投公司,工作34年间,宋叔霞监管过很多工程,接触的工程老板不计其数,只要稍微“灵活”一下,“发点小财”再容易不过了。但这个正科级都当了13年的干部,生前,舍不得添置一件像样的衣服;去世后,还欠着175400元的贷款!

  “天气预报就问宋书记”

  宋叔霞是全省建设系统的“劳动模范”,他的吃苦精神和他的业务技术、管理水平一样,赢得了人们的尊重和钦佩。

  在一般人眼里,搞工程管理下雨天就没事可干了,但宋叔霞却认为机会难得:只有下了雨,才能看得到路面平不平、排水好不好;只有在下雨天,才好静下心来研究图纸、整理资料。城投公司的同事有句口头禅:“天气预报就问宋书记。”因为,宋叔霞每天都要查看几遍天气变化动向,以便确定施工安排。

  开发区的周家铺路施工前是一片沟渠纵横、杂草丛生的荒田野地。为了做到心中有数,宋叔霞穿着深筒雨靴、拿着设计图纸,从头到尾、从边到角实地踏勘了3遍。哪里有一条沟要毁、哪里有一个塘要填、哪里有一堆土要推,哪里需埋多大的涵管、哪里还有疑问和争议等等,他一一在图纸上标记得清清楚楚。在杂草杂木比人还高的荒郊野地里,他双脚驼着几斤重的泥土一步一步丈量。近年来,城投公司修了那么多的街和路,每条街、每条路,施工前他都实地踏勘、详细标记。

  宋叔霞的那份责任心、那份敬业精神,是渗透到骨子里了的。一年上头除了过年,他几乎没有休过节假日,每逢双休日,他对家人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到工地去了”。

  去年11月初,宋叔霞在去长沙治病的前一天晚上还在施工现场查看工程建设质量。当大家知道他要去长沙看病的情况后,市政处的负责同志说:“用单位的车送送吧?”宋叔霞说:“现在全国上下在反‘四风’,我们可不要犯错误!”几个工程施工方老板提出用自己的私车送他去长沙,他婉言谢绝:“谢谢了,你们不要离开施工现场,把施工质量和安全抓好,我就放心了。”大家谁也没有料到,这次,竟成了他与大家的永别!

  宋叔霞走了,但他的忠诚耿直,他的艰苦朴素,他的勤奋务实,他的忠厚善良,他的清正廉洁,将永远镌刻在津市人的记忆深处……

 


 

[编辑:津市新闻中心]